▉▍2016.8.26 絕非聖人
  
想了想還是當成日記在打吧(欸你),老實說這陣子思考了很多事
總是在想怎麼樣才能更好,如何再給人機會或是如何雲淡風輕帶過
可說到底,我果然還是沒辦法做到啊。該怪自己太過心胸狹隘嗎?
不忍說,自己身上也有很大一塊讓自己很厭惡的個性以及缺陷之處
但是,不對的事情要選擇忽略,還是揭發?所謂的導正應該要怎樣
才能不參雜任何私人情緒?我不知道,但至少我明白了我不是聖人
討厭就是討厭,喜歡就是喜歡,沒有辦法假裝也不願意刻意掩飾。
也可以說我很極端,我可以因為討厭你所以避開任何跟你有關的事
物,包括人,也可以在心理各種想像跟你對幹然後一次罵光光(欸
用輕蔑的語氣、說著不計較已釋懷,我想這輩子大概是做不到吧。

嘛,我就是討厭。討厭別人學我,討厭跟別人一樣,討厭對我撒謊
討厭明明做錯了事情卻要裝做你是清白的都是巧合都是別人再誣賴
犯錯了可以道歉,可以面對,但是卻選擇逃避,得到的也只是隔閡

知道事實,難免還是會有疙瘩,我沒有辦法完全說我完全不受影響
但地雷就擺在那裏,知道卻硬要去踩的心態我無法認同也無法諒解

看來只好繼續做的心胸狹隘的人了,自私的對想好的人好就夠了。